博鱼体育

||||||||||
导演请指教还是导演请“吵架”?
  发布时间:2021-11-10 06:34   

杭州日报讯 “难道导演也过剩了么?”这是我在看了几大视频网站今年秋季发布的综艺片单后最大的感受。从前两年开始的“调教演员”到今年直接升级到了“评判导演”,电影行业中以往最为神秘且地位很高的“角色”也走下神坛,被综艺真人秀层层剖析给大众来评头论足。

上周末,第一档导演真人秀已经上线,争议和口水都不断,《导演请指教》是2021年导演扶持计划,共有十六位导演和四位制片人参加,并请来惠英红、李诚儒、潘斌龙等实力演员助力导演在规定时间内拍完作品。

这16位导演中最知名的是关锦鹏,此外还有相国强、德格娜、曾赠、王一淳等几位文艺片导演,以及像包贝尔、毕志飞这样的争议性导演,还有韩雪、蔡康永、梁龙这样的“跨界”导演。

第一期节目就出现了大量的火花碰撞。比如“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他改编的《疯狂的外星人》带着浓浓的文艺腔调,黑白、默片,对于普通观众而言相当晦涩,弹幕里不停地飘过“不太懂”“想说个啥”。

现场观众也不买单,直接利用比赛规则“离席”,最终这部15分钟的作品没有完整呈现,不仅梁龙不高兴,现场的专业鉴影员和观众之间也发生了激烈的观念冲突——

专业鉴影员带着不满和不屑说,“这个片子在播放的那一刻,以及不受到大众喜欢的那一刻,才真正完成了”,“当我看到大众对异类的这种态度时,我感觉到更加悲哀,也更加荒诞”。

甚至有的专业鉴影员高高在上地表示,影评人是用行业知识、经验,告诉观众影片具体妙在何处,并引导观众“从正确的入口进、从正确的出口出”,说观众如果看不懂影片,可以来看看影评。

观众则明显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评论,反驳称“就像嚼甘蔗,吃人家嚼过的,然后我再去嚼第二遍,那有意义吗?”

另一波争议则发生在影评人与导演之间。豆瓣电影得分最低的《逐梦演艺圈》导演毕志飞首轮选择翻拍《小城之春》,尽管交出了一份“还算及格”(王晶评论)的作品,但却在作品是改编还是模仿,以及把《小城之春》的先锋电影评论为现实主义这种专业问题上与专业鉴影员发生了冲突。

不光是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教授孟中直接怼他:“你中国电影史没学好。”一位专业影评人还直接考起了他的理论知识。

种种火药味十足的场面的出现,的确增强了节目的可看性,从热度而言,它已经完成了初步目标——大量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冲上热搜,剪辑出来的影评人与观众、制片人之间的唇枪舌剑也诞生了不少金句和“尴尬名场面”。但如果只是为了制造对立,那这个节目的帽子戴歪了,路也走偏了。

两天时间拍摄短片对于大部分导演而言都是不够充分的,如何表达、如何协调,让观众看到导演这个职业的挑战性与专业性,从而对这个行业产生进一步的了解,这是一方面的诉求。

另一面的诉求则是,导演也可以第一时间听到普通观众的真实想法,不被个人的艺术追求和同样喜好者的夸赞所蒙蔽。说到底电影是大众艺术,按照节目中制片人的说法,如果你纯粹是想表达自我,那就自己去找钱,但你想让更多投资人投资你,你要对得起这些投资人,给他们最大的回报,那就得把片子拍给普罗大众去看,自我表达就得让位于市场评价。

孤芳自赏从来不会给电影产业带来进步与发展——第一期的观念冲突让人更明确了这种观点,那随后它还能带来什么呢?在未来的节目表达中,是继续看到导演们的灵光闪动,还是无聊的互怼和吵架?

口水和吵架提高不了节目的品质,也提升不了中国电影的水平,最终一切还得靠一部部作品的口碑与市场。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张磊  编辑:汪浩
返回
从前两年开始的“调教演员”到今年直接升级到了“评判导演”,电影行业中以往最为神秘且地位很高的“角色”也走下神坛,被综艺真人秀层层剖析给大众来评头论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