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

||||||||||
如果他生活在宋代 会是小旋风柴进 杭州知名文艺评论家曹工化离世
  发布时间:2023-01-14 07:30   

1月13日上午7时29分,知名文艺评论家曹工化离世,享年69岁。

昨天,杭州文艺界的朋友圈被曹工化去世的消息刷屏,杭州画家、书法家、作家、文艺评论家等各界人士纷纷缅怀这位文艺人士。

有朋友评价他为声音洪亮、目光清澈的天才型评论家。

曹工化,他的身份多元,文艺评论家、作家、书画家、媒体策划人等,涉猎广泛。

他只有初中文凭,但他同时也是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在美院开的课包括中国书法、山水画史、建筑设计与景观设计、公共艺术文化与传播、西方音乐史、世界电影语言等。

曹工化妻子、画家陈青洋在“朋友们的工化”群里发了讣告:“我们最亲爱的亲人,我的丈夫、灵魂伴侣,孩子们的父亲,也是朋友们的工化,于2022年1月13日清晨7时29分,永远告别了我们。特此讣告。疫情期间,诸多不便,遵照工化遗嘱,家人正有序料理后事,无暇照应朋友们关心,请暂勿前来,以免引起诸多不便。告别仪式时间届时一定告知,工化的朋友们,朋友们的工化,一定会有时间与各位灵魂相聚。”

曹工化的知音、作家王旭烽在2015年写的一篇文章《曹工化:在达与隐之间》里如此评价他:曹工化是在民间土壤里诞生的大艺术评论家,出于直觉而准确的判断,我认为他身上有着天才型的悟性,对他的认识和评价远远没有结束……王旭烽生动地介绍了曹工化其人,呈现出一个立体可感的人物形象。

我们通过王旭烽的这篇文章,来回顾曹工化的文艺人生(由于篇幅所限有删节,在橙柿互动搜索“曹工化”可以看到全文)。

《曹工化:在达与隐之间》

文/王旭烽(茅盾文学奖得主、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今天的曹工化,可谓名扬四海,有人在百度上搜索他的名字,发现他既是作家,又是文艺评论家,是个画家,也是个书法家,更是个书画评论家。在电视上,也可以看到他纵横四海的口才。时政问题,艺术评论,三观尽通,什么问题也难不倒他。

如果你曾经去过中国美术学院,你会发现曹工化还在美院开课,他讲的课包括中国书法、山水画史、建筑设计与景观设计、公共艺术文化与传播、西方音乐史、世界电影语言以及其他。不了解他的人,会想,他要么是个天才,要么是个骗子,尤其是当你知道他只有一张初中文凭时。

他有着洪亮的嗓音,清澈的目光,有着一双用力挥舞的大手掌,每次看到他挥舞这手掌,我就忍不住要会心地笑——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是一群共同朋友中的成员,我们经常徜徉在西子湖畔。有一次我们出行,一位同行女生受到汽车上一位二流子的骚扰,工化一拳头出去,把自己的手背砸伤了。一伙子人被集体带往派出所时,工化叹息自己不如当年了,当年一拳出去,手掌是断断不会受伤的。

工化是我们所有人的好朋友。如果他生活在宋代,如果他有很多的钱财,他必定是一个小旋风柴进。然而他即便生活在今天,即便他很不有钱,他依然是比小旋风柴进武艺高强得多的人杰。

尽管工化的朋友遍天下,但我依旧可以算是他朋友中的好朋友。我常常想,工化幸亏没有和我们一样读过科班,否则他那些天马行空般的大开大合式的意向,可能就被三磨两不磨地捆住了。然而,一点也不谈工化的生平是不行的,因为他对生活的所有态度,正是从他的经历中提炼而来。

赵健雄在《中国青年报》上就发过一篇文《曹工化:这年头还有闲人么》,里头就有说起这件事情来。曹工化早年是杭州钢铁厂工人,下班后去洗澡,被一百度的沸水烫成全身百分之百的三度烫伤。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他居然自己从沸水池里爬上来,等着大家把他送到医院。他在医院里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的弟弟、我的大学同学、著名文化学者曹增节翻窗去看他,对他说了一句哲学家语:工化,存在先于本质。

我第一次见他时,是在工人文化宫一次文化活动,他解读了《走向未来》丛书的封面意义。那时他还瘸着一条腿。他后来告诉我,那是他从医院里第一次出来活动。

看上去工化是个彻头彻尾的帅哥,其实他全身毛孔都是堵塞的,所以一到夏天他就得进防空洞,那年月我们都买不起空调。工化那些对文化的认识,对艺术的实践创作,大多是在防空洞里开始酝酿的。有一次我们去宝石山下的防空洞看他,他穿着一件麻布中式衫衣,十分文艺,很得意地告诉我们,麻袋布是他在防空洞捡的,衣服是妻子做的,算所有材料,不到五块钱。

他曾经有一句至理名言:把你们不要的都给我吧。因为不管什么东西,到他那里,三弄两不弄的,就成了艺术。而且便宜到了家。

曹工化给美院开课,在我看来,真是美院少年们的好福气。曹工化的水墨、书法都很有造诣,印章也很好,但他最出名,还是艺术评论。像工化那样对各种艺术样式都有通感的人,其实是十分罕见的。所以一些大艺术家在北京开的画展,从布展到前言,他们往往会请了工化来执笔主持。我曾记得潘公凯、何水法等人在京的画展,都请了他去具体张罗。

他曾经跟我谈过关于音乐的认识,他喜欢莫扎特,深深地了解贝多芬,他曾经跟我讲过巴哈与海顿,讲过格利高里素歌。我说我认为中国音乐的顶级曲目,非《二泉映月》莫可,他表示同意。我问他为什么《二泉映月》会好到让我无以复言的地步,他点拨我说,好的东西往往是复合的,一方面叙事,一方面抒情,最好的音乐,往往是如诉如泣的。

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艺术评论家,他能够点燃艺术家心灵里的那一点火光,我正是被他的这一点拨激活,找到了写小说的语言——复调叙述,甚至复调结构。

曹工化是在民间土壤里诞生的大艺术评论家,出于直觉而准确的判断,我认为他身上有着天才型的悟性,对他的认识和评价远远没有结束……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潘卓盈  编辑:郑海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