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

||||||||||
警钟长鸣!回望八百多年前临安城那场大火
  发布时间:2022-11-09 11:04   

今天是“119”全国消防日。“警钟长鸣”“防患于未然”是避免火灾的最好方式。历史上杭州城有过数次被火魔肆虐的惨痛经历,也因此积累了一些消防经验。读姜青青这篇文章,时刻绷紧“消防安全”这根弦。

阅读之前先想一下:水,电、煤开关都关了吗?电瓶车是在安全位置充电吗?

---按。

京城图(上西下东)

《咸淳临安志 • 京城图》:“ 和宁门”。今万松岭路和凤凰山脚路的交叉口,有字标示了此门所在位置。南宋灭亡后,这座皇城北大门也随之被拆毁。

京城图中和宁门(红圈处,上西下东)

夜已过了二更时分,右丞相府吏刘庆家依然烛光闪耀,刘的女儿烧香念经拜佛到了困倦欲睡时,恍惚之中,她忘了将烛火熄灭,倒头睡下了。她万万没想到,一阵风来,窗前帷幔掀倒了烛台,烛火又引燃了帷幔,一场震惊京城的特大火灾由此降临了——史载:宁宗嘉泰四年(1204)三月四日夜,临安府大火。

刘家在粮料院(此时的粮料院在寿域坊之北)后面的八条巷内,其住房的“星星之火”很快失控,向外漫延,自太庙南墙外大路一直延烧到粮料院。因是深更半夜,等到粮料院守夜人发现大火烧近时,熊熊烈焰早已势不可挡,而且兵分两路:一路向南“直取”右丞相府、尚书省、枢密院、制敕院、检正房、左右司谏院等官衙,所到之处,尽为白地;另一路向西南“猛攻”凤凰山地区,席卷清平山、万松岭、仁王寺、石佛庵、枢密院、亲兵营、修内司等地。更可怕的是,因为事发地相距大内太近,大火很快侵袭到和宁门,将门里门外的门廊屋殿等建筑付诸一炬,最后一举“攻入”和宁门内的学士院,将院内的一座酒库一把点着。

事情彻底闹大,真正闹得不可收拾了!大火照亮了临安城的半个夜空,滚滚浓烟中,人们眼看着和宁门一带已经“陷落”,眼看着整个皇城大势已去,在劫难逃。驻守皇城内外的步军司各营官兵连夜赶来救扑,但根本无法“击退”凶猛的火势。紧急之中,一道御旨下达了:一是再调驻守城外的步军司诸军分批进城,火速增援,并力扑救;二是严令大内诸班直禁军,以及百司百官,坚守各自岗位,以不变应万变。

在如此危急的关头,这道御旨放眼大局,阵脚不乱,有脑子有水平,值得点赞!外调援兵,要求“分批”进城,避免了争抢关门可能带来的混乱,以及由此带来的欲速则不达。严令诸班直禁军和百司百官固守岗位,也即要求他们抱定人在阵地在,严防死守绝不后退。而更周密的是,扎紧阵脚可以防止有人混水摸鱼,趁火打劫。嘉泰二年(1202)二月三日夜晚,也是在宝莲山下的三省六部一带,御史台吏杨浩家失火,结果这场大火向北一路狂虐,烧掉了半个临安城,御史台、司农寺、将作监、军器监、进奏院、文思院、御辇院、太史局、军头司、皇城司等衙署或官库俱为灰烬,52429家居民房屋被焚毁,186831人被烧死,惨烈之极!当时不少朝廷官员家园全毁,无处藏身,纷纷逃上内河中的官船避难。结果就在当晚, 太府寺丞黄何暂居的官船逃避烈焰而停泊在余杭水门翔鸾寺前,一伙强盗明火执仗,跳上官船,将黄何所携女眷和金帛掳掠一空,呼啸而去。更有甚者,工部令史薛基家的婢女邱安喜可能平时积怨极深,其时薛家并未烧着,她却趁乱突然持火把将主人房屋一炬烧毁(后来她被临安知府赵善坚抓获并斩首)。今天颁发的这道御旨显然吸取了惨痛的历史教训,处乱不惊,处置得当。

但是,此时的大火已经杀入宫门,怎么办?

韩侂胄(影视剧形象)

这时,朝廷最顶层的官员执政宰臣和太师韩侂胄等人的注意力全在太庙一带,他们在太庙附近设立临时指挥所,下令步军司长官李郁务必竭力救扑,不得让火烧至太庙,并向参战诸军许下重赏。但大火仍然肆虐不休。到三更以后,眼看太庙将要“沦陷”,韩侂胄急命官兵将太庙中的祖宗神主(牌位)、册宝法物等,全部撤下搬至寿慈宫(即高宗时的德寿宫)避火。火场附近的百官之家,也纷纷逃往都亭驿躲难。三省枢密院官员还有陈自强陈丞相,都是拖儿带口地挤进了都亭驿,六部官员及其家眷再也挤不进去了,只好跑到再远一程路的传法院去落脚了。

此时已是五日早晨,这场大火已尽情闹腾了半宿,火场附近一切可燃物都被烘烤得青烟四起。和宁门下已是废墟一片,平时排放两排红色杈子的城门也已烧毁,而城门之上的城楼鸱吻(古建筑屋脊正脊两端的饰物,象征辟火,又称“龙吻”),竟然被空气中乱舞的星星焰火突然引着,火光轰然冲起。和宁门城楼是这里最高大宏伟的建筑,御街向南过朝天门,即可见到它高耸入云的雄姿。如此体量的和宁门此时如果陷于烈火,势必掀起新的一轮火势,而且它一 旦被烧垮塌陷,火焰飞扬,其附近建筑密度极高的大内群殿,势必被纷飞的火星接踵点燃,整个大内将成一片火海。现场压阵的所有官员见此情形,已经黔驴技穷。

北宋《武经总要》中的几种“飞梯”

紧急关头,英雄再现:殿前司中军第二将搭材队白身効用(相当于“列兵”)张隆站出来了!只见他抄起一柄短斧往腰带上一别,抬起一架飞梯,靠上城墙噌噌噌爬上了城门上头。飞梯原是攻城器械,一般长十米左右,头上安装两个轮子,攻城时士兵可以借助这两个轮子,在城墙墙面上快速将梯子往上推进,所以叫作“飞梯”。底下众人一见张隆这势头,心想你这是干啥呢?大火都点着城楼顶上的鸱吻了,一把短斧顶个屁用?有人喊他赶快下来别冒险了,但张隆不理睬,俯身探手将飞梯拖上城头,冲到城楼下,再次架起飞梯直往楼顶上爬,最后飞身一跃,竟然跳上了城楼的屋脊,举起短斧猛砍刚开始旺燃的鸱吻。只见火头突然变成一阵乱烟,鸱吻竟被短斧击碎,断下散落在瓦面和城墙上,然后一些余烬明明灭灭,渐渐全熄了——城楼就此保住了!皇城就此转危为安,而更具意义的是,原先恐慌万分的人心就此渐趋稳定了。

《西湖清趣图》中的南宋临安钱塘门,宋代城门以及城楼屋脊 鸱吻式样,可见一斑。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这场大火最后向西一直向上烧到吴山三茅观大门和七宝山附近,向南至御街和宁门一带,向北烧至太庙巷,到未刻(下午三点左右)仍有余火未灭,被焚民居甚众,事后统计2700多家。张隆立功啦!灾后表彰大会上,皇帝下诏“普通一兵”张隆跳级晋升承信郎(宋朝武臣官阶共53阶,承信郎为52阶)、殿前司准备将,赐金十两、纺丝二匹。太师韩侂胄另加赏金七两。其他有功人员当然也有奖赏。赏完以后,下面开始处罚。根据临安府调查,刘庆这天晚上外出没在家,他女儿失火后,隔壁邻居张三、潘乙看到了没有见义勇为及时扑救,结果酿成大祸。于是判决如下:刘庆之女杖脊并邻州编管;刘庆和他的老婆王氏,还有张、潘二邻居,各杖一百。后来刘庆和他老婆提出行政复议,说他和他老婆都这把年纪了,这水火棍不用来一百下肯定就已挂了。有关部门看在他是陈丞相跟班的份上,认了他的“年老体弱”理由,一百杀威棍勾销,而以罚款了事。

“小人物”张隆火了,成为京城最火的先进典型。但“奇葩”的是宰相大人陈自强,在这场火灾中却成了反面典型。

陈自强原本宦途落魄,羁縻京城差点流落街头,却凭借曾做过少时韩侂胄的家教老师这层关系,咸鱼翻身被韩举荐做了学官,而且无德无能的他又靠着做韩太师的“跟屁虫”,居然还当上了右丞相。这次临安城大火在逼近他的相府时,主管钱物库房的府吏急忙跑来向他要钥匙。你当这时的宰相大人是何模样? 张大着嘴巴喉咙里呵呵作响,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完全被吓着了!转瞬间大火卷地扑来,陈自强仓皇逃命,由是家中财物荡然无存。

陈自强这朵“奇葩”与人迥异之处是其瓣甚多,且一瓣更比一瓣奇。当晚他转移到了都亭驿避难,天亮后,百官听说丞相府邸毁于一旦,陈相大人受惊了,纷纷赶来慰问。在百官面前,此时的陈自强毫无受惊状,而是愤怒的不行,大声吐槽:“殿前司姓郭的那小子管教不严,号令不肃,真是气煞我也!”众人心里说,那么大的大火,一时救火无策,也是情有可原吧,但此时也不好搭腔圆场。陈自强见无人吭声,缓口气,慢慢说道:“昨晚我从姓郭的那里借了五十个当兵的,帮忙挑运搬抬家什细软。哪晓得这帮贼配军,竟把我的一只金注碗弄丢了,端的可恶!”

哇呜!众人的表情包齐刷刷一副惊讶状,太小器了吧!这话若不是当面亲聆,真不敢相信是丞相您说的,毁三观啊!大家赶紧各自找个理由溜了。

陈自强的“奇葩”事儿还没完,紧接着又“嫁接”生出另一桩“奇葩”事儿。韩侂胄听了他的“金注碗”段子后,对百官说:“啧啧,丞相有点要事情,都是这场火给害的。你们瞧他那个样儿,是不是怪可怜的?我看这么着,大家献点爱心,不在多少,伸手帮他一把。”太师说话算数,自己带头第一个向受苦受难的陈丞相义捐现金一万贯。哇塞,太师都捐一万贯了,高风亮节啊!咱也不能没觉悟。于是各路“好汉”的义捐接踵而至,真是一家有难,八方支援。没几个月,陈家共收到全国各条战线的义捐六十万贯。也别细算了,这些爱心捐款肯定是陈相这次火灾损失的数倍。消息传开,社会舆论一片大哗。

史弥远

就南宋临安大火一事,开出的“奇葩”还真不少,在此顺便再提说一段。理宗绍定四年(1231),临安再次大火,而且空前惨烈,即使是太庙这样无比尊崇的地方,也被无情地烧成废墟一片。然而,偏偏火场一边的史弥远史丞相的府邸安然无恙。为什么呢?是大火长了眼睛,对史大人心有不忍、别有眷顾吧。你这解释谁信呢,鬼也不信!正确答案是:激战于太庙火场的禁军主力后来被釜底抽薪调去保卫相府了。答案揭晓,社会舆论又是一片大哗。有个叫洪舜俞的人写了首讽刺诗云:

“殿前将军猛如虎,救得汾阳令公府。

祖宗神灵飞上天,可怜九庙成焦土。”

尽管人言可畏,但时任殿帅冯榯啥事没有。因为他亲自率领广大禁军弟兄们,不怕牺牲敢于牺牲,为保卫相府作出了巨大贡献,所以放心啦,史大人肯定会罩着他的。

临安大火也烧出了一些“好事”。一是京城官员从此都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就是官职“委任状”全都贴身保管,哪怕上坑睡觉,也不离身,生怕哪天大火突如其来,手忙脚乱中这做官证件落下被烧了,那真的就是“白身”一个,人生的前途和地位一切就此清零了,想要“重启”仕途、东山再起谈何容易!

《西湖清趣图》中的望火楼

二是临安城由此建起了一个较为完善的城市消防系统,简而言之,到南宋末年时,兼顾京城的东南西北,完成设置了消防机构“诸隅”,每个隅都有固定编制的专业“消防员”隅兵,又有望楼和水池等消防辅助设施。这在“京城四图”中有很具体的反映。

作者:姜青青,杭报集团新研所原所长,高级编辑。从校对、记者到媒体管理,从报纸、网络到传媒研究,很庆幸自己参与了报业的变革。

▼延伸阅读▼

智慧消防的重要性,重读《武林弭灾记》碑有感

宋朝的“119”和杭谚“城隍山上看火烧”的由来 

来源:杭州文史(ID:hzwsgzh)  作者:姜青青  编辑:郭卫
返回
史弥远就南宋临安大火一事,开出的“奇葩”还真不少,在此顺便再提说一段。大火照亮了临安城的半个夜空,滚滚浓烟中,人们眼看着和宁门一带已经“陷落”,眼看着整个皇城大势已去,在劫难逃。但“奇葩”的是宰相大人陈自强,在这场火灾中却成了反面典型。